经济数据

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经济数据 >

温州街头冒出好多采耳店 采耳师月薪可上万

发布日期:2021-10-13

  闭上双眼,伴随着古韵悠扬的琴声,时而有孔雀羽毛从面部轻轻拂过,时而有音钵发出空灵的声音萦绕耳畔……川渝街头的非遗文化“采耳”悄悄在温州街头发芽,从小众到流行,解锁了市民休闲放松的新方式。

  “开采耳店比开奶茶店划算。”不少投资者直言。也有人形象地打比方:“如果说以前的采耳是一碗拌面,那现在温州的专业采耳店,则是在拌面上加了鸡蛋、排骨。”

  下吕浦春晖路五六百米长的道路上,竟开出了5家采耳店,其中4家甚至在不到百米的路段上并排扎堆;欧洲城商圈依托餐饮和培训机构的人流优势,也成为采耳品牌发展的热土;信河街沿街几百米的路段上,从一年半前的一家采耳店发展到四家……一条街上、一个商圈里开出多家采耳店在市区已经是普遍现象。新城、西城路、人民西路……城市的各个区域都可以觅得采耳店的踪迹。

  其实,早在三年前,春晖路上就已经冒出少数专业采耳店。而从去年年中开始,由于各大全国加盟连锁品牌的营销推广,温州市场上逐渐呈现出火爆的加盟局面,成为投资的风口项目。据记者粗略统计,目前温州地区已有近40家专业采耳店,不少都是近一年半载刚刚开业。

  去年双十二开始布局温州市场的“左耳”采耳文化体验馆,短短三个月已在温州地区开出10家门店,分布于鹿城、龙湾、瑞安、苍南、瓯北等地。而另一家来自北京的知名采耳连锁品牌“耳博匠”也将首家门店选址东门新业大厦,即将开门迎客。

  青瓦白墙的店头、清雅古朴的木门、宛若温玉的石板路……木质书架上,摆放着造型古朴的杯碟、莲蓬、阴沉木,若不是汉服小姐姐吸人眼球,这里更像是一间茶室。

  左耳、静馨、晨耳,越来越多的采耳店走起轻奢复古风,引来诸多年轻客群。“左耳”温州总代理周先生表示,四成客人是“95后”。记者在其欧洲城门店逗留期间,看到有不少年轻人出入,有闺蜜也有情侣。“男女老少,一家人来的都有。”信河街的“秀耳匠”工作人员表示,客群的总体年龄跨度范围比较大。

  这些店里的采耳器具也是五花八门:耳扒、鹅毛棒、镊子、音叉、马尾、云刀、耳起等,每一种器具都有其独特的用处,身着汉服的采耳师小心翼翼地为客人服务着,客人的表情看起来非常享受。

  随着采耳短视频在抖音等各大平台的传播,以及各种团购平台的推广,出于新鲜和好奇,不少从未体验过采耳的消费者纷纷走进采耳店,花上几十元到一两百元体验一番,有的还感觉很上瘾。“服务态度很好,因为第一次体验,手法好坏不知道,但是挺舒服就是了。”白领胡女士初次体验之后感觉颇有意思。

  除了采耳,信河街张和堂三楼的“秀耳匠”还利用店内古风特色软装提供各式各样的汉服供客人免费拍照。“左耳”欧洲城店则凭借店内装饰吸引了不少汉服爱好者前来“打卡”,几乎成了网红打卡点。

  众所周知,采耳发源于川渝地区,是谁将这股潮流带到了温州的?这些店又有何区别?江苏省某采耳品牌的招商负责人告诉记者,去年下半年至今,采耳行业逐渐在国内市场走红。而品牌连锁门店加盟门槛不高,又有总部全程扶持、标准化运营,再加上各平台的推广加持,成为不少投资者关注的主要原因。

  除了品牌力量的推动,有的投资者原先就是采耳爱好者。“左耳”温州总代理周先生说,自己一直对采耳有浓厚兴趣,经常去足浴店采耳,后来发现温州专门的采耳店还不多,就去重庆当地体验了一段时间,对比各个品牌。幸运的是,周先生招的这批员工以重庆妹子居多,“有的客人会要求我们用重庆方言跟他对话,可能这样更有沉浸式的体验吧。”该店一名采耳师笑着说。

  记者走访发现,同样是主打采耳的专业店,品牌类型却各式各样,有的是总部标准化运营的连锁加盟品牌;有的则是本地老板去川渝找采耳匠人学习技艺自创品牌。门店面积也大小不一,从社区店的十几平方米到商圈店铺的一两百平方米,从小阁楼到独立大包间。采耳师少的两三人,多的有七八人。

  规模上,相较于传统足浴按摩店的大排场,这类专业采耳店经营成本相对较低,加上轻奢的古风装饰,走的是更加年轻化的细分市场。而服务上,区别于足浴店、理发店附带的采耳服务,专业采耳店直接以采耳为主营业务,顾客更多的是为掏耳而来,顺带体验头疗、洗眼、肩颈、SPA等其他项目。

  “比开奶茶店划算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坦言,同样是100多平方米的店铺,租金成本都是一样的,而员工计薪方式的不同,让采耳店的经营风险更低一些。

  “晚饭后、周末、节假日是客流高峰。”大部分采耳店平均每天有三四十人次到六七十人次不等的客流。采耳师小刘告诉记者,她每天服务的客人大约四五个,最忙的时候有十来个。“左耳”欧洲城店店长表示:“碰上技师都在忙的话,可能还要等好一会儿。”

  在市区一家正在装修的采耳店门口招聘海报上,记者看到,这家店给采耳师开出的月薪是8000—15000元。不少采耳师也证实,这行没有底薪,“多劳多得”,平均月工资在万元左右。

  采访中记者发现,很多采耳师都有美容等行业的从业经验。来自湖北的采耳师小陈说,采耳需要慢慢试,手法和专业知识学好了还不能直接服务顾客,采耳师之间先要互掏,还要经过店长、老板的层层把关,熟练了之后必须要掌握好度。某品牌招商经理也告诉记者,有相关从业基础的技师,培训周期会相对较短,新手一般需要培训半个月左右。也有部分自创品牌门店的技师,是在老板有手艺的基础上,定期去川渝等地取经,将非遗老匠人的手法融合进来。

  采耳店的日益走俏,也让顾客渐渐分流。采耳店老板张先生告诉记者,2019年底门店开业的时候,是整条街上第一家,客人来了如果技师都在忙,会一直等;而现在门店多了之后,客人不再愿意多等,因为周边商圈也有其他采耳店。“以前一天客流50人次,现在30人次左右。”

  “‘剩’者为王”,对于采耳店像雨后春笋一样在温州市场冒出,有业内人士直言,现在温州的采耳店就像两三年前的奶茶店一样处于成长期,红利期后可能会出现一个淘汰期,只有做好服务品质,体现差异化,才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。本土自创品牌更需要在软实力、性价比上体现优势。

 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耳鼻喉科医生提醒市民,采耳器具的消毒若做不到位,身体一旦有创口,可能会引发一定的疾病传播风险。那些一代不如一代的车能重回往日巅峰时刻吗?